首页 总领馆活动 领事业务 商务 教育 文化 领区概况 友情链接
中文  Deutsch
史明德大使接受《商报》专访谈所谓市场经济地位等问题
2016/05/30
 

  近日,史明德大使接受德国《商报》专访。史大使谈及中德经贸关系及投资、知识产权保护、中德“一带一路”合作等,并重点就欧盟履行《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》第15条等问题阐述中方立场。现将该采访摘录如下:

  《商报》:大使先生,中国想于今年底获得市场经济地位,对此德国心存较大疑虑。您如何评价当前这一讨论?

  史明德:目前欧洲有很多关于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讨论,但在中国我们很少讲这一概念。我们更关注的是《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》第15条,“市场经济地位”这一概念在该条款根本就没有出现。这是欧盟使用的概念,对中国意味着一种政治歧视。

  《商报》:这是一个严厉的指责。

  史明德:首先,我想问,何谓市场经济地位的标准?其次,欧盟为何能承认俄罗斯的市场经济地位,却无法承认中国?第三,中国已成为全球128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。30多年来,我们坚持推行市场经济。我们坚信,中国早就是市场经济国家了。目前(欧洲)的讨论实际上是针对《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》第15条的有效期,而并非市场经济这一概念。不应将两者混淆。

  《商报》:欧洲钢铁行业批评中国同行采取“倾销”手段,这符合世贸组织规则吗?

  史明德:对我们来说,此事首先关乎欧盟的政治信誉。我们均为世贸组织成员,曾就世贸组织的规则达成一致。但现在因为欧洲钢铁行业不再具竞争力,就要把这些规则都推翻吗?我认为,这是欧洲贸易保护主义的体现。很明显,人们在15年前签署《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》时并未料到中国经济发展如此迅猛,竞争力提升如此快。因此,现在欧洲有些人不太愿意遵守达成的约定。

  《商报》:也就是说您一点都不理解欧盟钢铁行业针对中国的批评?

  史明德:不久前,我邀请德国钢铁行业以及德国外交部、经济部和德国工业联合会的代表来中国驻德国使馆座谈。我们一致认为,当前的钢铁产能过剩是一个全球性问题。七、八年前,市场对钢铁需求很大,其中重要原因之一是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。而今天我们面临另一种形势,所有国家都受到全球经济低迷的影响。因此,问题的真正原因是全球经济停滞不前,而并非中国产能过剩。难道仅仅因为中国钢铁产量占全球一半,就要独自承担所有责任吗?

  《商报》:欧洲人指责中国对钢铁企业提供补贴,这难道不是原因之一吗?

  史明德:那些指责我们对钢铁企业提供补贴的人应当看到另一个事实:美国钢铁工人的平均年薪是6万美元,欧洲和日本是5万美元,中国多少?仅为7000美元。此外,中国钢铁生产的环保标准也不同。中国钢铁企业的生产成本总体远低于发达国家。还有一点:中国生产的钢铁大多是低附加值产品,而德国主要生产高端产品,因此双方并不存在多大关联。

  《商报》:应当如何解决这一问题?

  史明德:所有钢铁企业都面临困境,我们应当如何应对?我认为唯一的出路就是对话。各国政府应加强对话,钢铁企业之间也应对话。各方应寻求妥协,而不是采取制裁或惩罚性关税,否则到最后大家都将是输家。我还想再强调一点:钢铁贸易仅占中欧总贸易额的2%,我们不应因为2%的贸易额使整个中欧经贸关系受到牵连。

推荐给朋友
 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